English

基层权力博弈的标本

2014-03-26 18:11 来源:光明网-《中华读书报》  我有话说

基层权力博弈的标本

  在权力展放于各色人等的时下,群体性聚集越来越喜欢流连于各级政府门前,恰在此时,我欣喜地获得一本关于清代基层社会聚众案件的研究专著,披览之余,这面来自清代的镜子,让我不胜喟叹,忍不住想置喙一二。

  任何文明的国家与社会都是由各种权力勾连而成的。人类社会同样也遵循着宇宙的自然法则,离心推力和万有引力共存并由此而形成秩序,但不可测的偶然因素又时而破坏着秩序的稳定。不仅国家机器内部时常因权力与意志的博弈而时存生命之虞,貌似耕读牧歌的基层社会也同样因捍卫生存权力而时时丛聚“打架斗殴”。周蓓博士的专著(《清代基层社会聚众案件研究》以下简称《聚众案件》,大象出版社出版)将学术目光聚焦于清代基层社会,聚焦于官方档案记录的聚众案件,聚焦于聚众案中关涉的各类人群,微观解剖各类典型案例的发生原因、经过和控制过程,宏观揭示国家与社会、权力与秩序、控制与不可控之间的关系,在控制实践和理论两个场景里,拉开清代基层社会非稳定的戏剧帷幕,指出“如何建立完善的社会预警制度,创造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环境,强化社会控制和社会管理,这是中国传统和现代社会同样需要积极面对的问题”,其关照观察的学术意义由此而生动起来。

  “聚众”一词在先人的词典语义里常常与不祥之兵相勾肩,庄子《盗跖篇》曰:“勇悍果敢,聚众率兵,此下德也。”韩非子《扬权篇》中说:“欲为其国,必伐其聚,不伐其聚,彼将聚众。”中国传统文化基因里,“聚众”一词无不被历代统治者所警惕。将公众聚集视为某种危险因素,不仅仅中国所然,意大利政治哲学家加特诺·莫斯卡说,人类有着一种“聚在一起与其他人群对抗的本能”,这一“本能”也是一个社会在特定的内、外部条件作用下出现的“所有分裂和再分裂的原因”。这个具有分裂社会取向的词一旦上升为“案件”,势必成为国家威权弹压的对象。作者抽取“聚众”概念,并将它放大为观察基层社会非稳定状态的视阈,此一慧眼,提纲挈领而又别开生面。

  在作者提炼并赋予“聚众”概念新的研究价值之前,多有学者运用“民变”这一概念研究历史上的民众抗争,“民变”更多地着眼于官民之间的对立关系,而“聚众”概念突出的是群体性参与的特征,官民之间、民众之间、团体组织之间发生的群体性暴力冲突均统归于“聚众”概念之中,相较之下,“聚众”一词更为宽泛和准确。乡村社会里众多涉及户婚田土的家长里短式的冲突虽均具有暴力的性质,但因属于州县官自理的“词讼”,并没有上升为“案件”,作者故而对此类社会冲突予以摈弃。这一抓大放小的明智选择让作者更专注于搅动社会安定的群体性案件的回放,更专注于基层社会权力结构博弈图的重现,更专注于研究的聚焦性——“聚众案件”指没有明确政治目的,以群聚方式实施扰乱社会稳定、危害社会秩序的行为,经地方官上报成为“案件”,有较为完整的处理过程,依照清代法律当受到惩罚,表现为群体参与性和相互对抗性,这一概念表述可谓直中靶的,个性懔然。

  人类历史是由人和事件的碎片组成的。面对数个或者一堆历史碎片,历史学家的存在意义就是将看似毫无关联的历史碎片,通过去伪存真、归纳分类、对比分析,找出逻辑关联,进而尽可能地推论规律性的历史真相。书中选取的存于清宫档案的905件聚众案件就是历史碎片,即历史事件标本,透过对这些孤立标本的研究,寻找不同类型案件发生的历史背景、触发原因及其影响因素,考察不同时期的联系与变化,还原基层社会权力博弈的历史场景,这一研究方法可姑且称为“标本研究法”。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