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麦家:中国谍战走向世界

2014-03-26 18:11 来源:光明网-《中华读书报》  我有话说

麦家:中国谍战走向世界

  麦家,1964年出生于浙江富阳,1981年从军,毕业于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无线电系和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创作系。现任浙江省作协主席。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风语》《刀尖》,小说《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徐晓林/摄影)

  2002年初次见到麦家后,我在日记里留下了这样的描述:“理平头、戴眼镜,没有太多言语的青年作家,不饰张扬却无比自信的神态给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

  十二年后采访麦家,还是不饰张扬,却被推到了文坛最热闹的漩涡。2014年的3月18日,麦家长篇小说《解密》的英译本在英美等国上市,并被收入“企鹅经典”文库。《解密》英译本上市之前,企鹅前总裁马金森和亚洲区总经理周海伦来到杭州,送给麦家精装《解密》英文书和一幅《企鹅欢喜图》。

  “六年”似乎可以概括为麦家的阶段性创作。从1986年开始写作,他用了六年才找准自己的定位,1992年动手写《解密》,直到2002年才出版。随着同名影视剧的热播,麦家“火”得有些措手不及。六年后的2008年,《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麦家因其小说的“特情”性质,曾被质疑为缺少“文学性”;又一个六年过去,《解密》和《暗算》走向世界。

  这么多年的创作,麦家经历了什么?从籍籍无名到路人皆知,这是否麦家想要的生活?3月22日,读书报记者专访麦家。

  【麦家说,他早就呼吁,希望网络文学也有个编辑平台,把那些太差的文字清除出去,别让那些优秀作品淹没掉。网络写手们也要有一定的自律精神,要学会做自己文字的编辑,要敢于淘汰自己的作品。现在网络文学的问题就是这样,大海一样无垠的数量让那些优秀作品随时都面临淹没的危险,需要运气才能把它们淘出来。】

    读书报:2010年,你因一次座谈会上所说“我认为网络上的文学作品99.9%都是垃圾,0.1%是优秀的”的言论引发一场网络文学“垃圾论”。四年过去了,你对网络文学有评价有变化吗?去年浙江率先成立网络文学作家协会。

  麦家:那次论战是因为有些媒体断章取义并且放大。我一直关注网络文学,并且认为未来打败我们的高手一定来自网络,尽管我不知那个高手是谁。浙江的网络文学特别发达,网络作家前十名中有六位在浙江。浙江作协成立网络作家协会,也是要给网络作家一个家。网络文学良莠不齐,但正因为这样,更需要引导,需要鼓励。

  网络文学确实非常繁荣。因为土壤肥沃阳光充足,藤蔓和树一起成长,野藤可能会把树缠死。网络文学太繁荣了,又泥沙俱下,本身会把自己淹没掉。有些人一天写几万字,我从数量上判断绝对不是好东西。但是不能因此小看年轻人,年轻人随时可能犯错,也随时可能做出调整。这两年网络文学比以前更加自然,我相信经历一个过程,网络文学会慢慢进入正常的状态,优秀的会瓜分山头,不像前几年群龙无首,遍地开花。

   读书报:网络文学的故事化,在某种程度上是否和你的写作有相似之处?

  麦家:文学界有点两极分化:网络文学过度故事化,传统文学过度追求厚重,追求史诗性的写作,但是文本艰涩,太无趣。现在不是一年出五部长篇的时代,而是一年五千部长篇。作家必须拿出故事技巧,文本要有好看性。

  相对来说,我觉得我处理得比较好。一方面是用文学的语言进入,另一方面考虑读者的感受。就像一篇报道,生动的方式肯定比枯燥的方式更受读者欢迎。

  这种写作技巧确实要研究。我通过《解密》的写作反复推敲,研究了大量的西方小说,探寻文本的可读性。《解密》最后发表时21万字,但是我写了超过120万字,删掉的有100万字。反复摸索、反复推敲之后,就像爬山,我各个侧面都爬过,就知道哪一条是捷径,哪一条风光旖旎。

  很多作家放弃了可读性,总想让文本承载更多的主题。思想内涵重要,技术层面更重要。像一碗米饭,饭再香,你放在猪槽里也不会有人吃。小说是有技术的一面,博尔赫斯就认为小说是手工艺品。所有的艺术有一个“术”,“术”就是技术,就是技巧。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